咨询热线:027-000000 关注我们

阅文集团与网文作者签约合同争端是怎么回事

来源: 腾讯 作者: 中亿财经网-艾坤猛 2020-05-07 加入收藏 1,007

4月底,网文大佬吴文辉团队离开阅文后,网络文学圈的地震就开始了。一场关于免费还是付费的争论,让国内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和网文作者们成为了对立双方。从小范围的合同爆料,到写手们发起的“55断更节”,矛盾逐步公开化、扩大化,随着5月6日晚阅文集团发布相关事件的最新回应,这场网络文学圈的地震才稍稍平静。

下面蓝鲸将回顾这场争端始末。

阅文集团高层震动:吴文辉团队退出,腾讯程武接手

据21世纪经济报道4月27日下午消息,阅文集团内部发生人事变动,包括吴文辉在内的核心团队将离职,其中还包括一批中高层人员。腾讯互娱团队将接手进行管理。

4月27日晚间阅文集团确认了这一消息。

阅文官方宣布管理团队调整,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和梁晓东、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荣退,辞任目前管理职务,吴文辉将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和其他高管将会担任集团顾问,助力管理团队的平稳过渡,持续支持阅文的战略发展;同时,董事会委任现任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以吴文辉在中国网络文学界的地位和一手创办起点中文网的履历,无论如何都算得上是阅文集团的灵魂人物。然而,核心团队的出走却让“失去灵魂”的阅文集团在资本市场上受到了追捧。股价一改近日来的低迷,第二个交易日以36.55元的价格收涨了14.4%。

网文作家自发55断更节,抗议阅文免费政策

阅文高层震荡后,一份来自阅文去年9月的合同在新管理层上任后迅速引起了网文圈的震动。

网传阅文于新管理层上任后向网文作者提供一份新合同,其中包括但不仅限于著作权买断、推行新商业模式、限定非雇佣关系等争议性条款。而微信读书等已作为阅文未来推行免费阅读的一个重点渠道,甚至将已故网文作者的作品限时推免。

5月3日,阅文新任管理层就近期网传阅文向网文作者施加“霸王合同”、侵害作者权益发布《关于近期不实传言的说明》。阅文称,目前已针对该合同进行审视及相应修改,同时,该说明也强调阅文不会放弃付费模式,“推行全部免费阅读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说法”。

阅文表示,新合同并非新管理层上任时推出,而是于去年9月份推出。另外,阅文表示微信读书等限时免费活动是“渠道工作的管理失误”,现已下线,同时,阅文将于5月3日发布阅文新管理层与作家进行系列恳谈会的安排。

但这并没有让舆论平息,网文作者们在互联网平台发起了“55断更节”。

据新京报报道,有网文作家在新浪微博、知乎等网络平台,针对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发起“五五断更节”,以断更(停止更新)的方式,抵制阅文集团推出的作者权益缩水的新合约。这一行动得到大量网友声援,“55断更节”的话题在新浪微博的阅读量超过3500万次。

针对网络中关于“威胁作者断更后不推荐”、“修改作品更新时间”等传言,阅文集团表示:均为谣言,没有采取任何包括修改更新时间、威胁断更后不推荐等在内的运营措施。

阅文最新回应:明确著作人身权归属作者,免付费模式由作者选

5月6日晚间消息,阅文集团新任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等新管理团队与多位作家参加了首场作家恳谈会,就网络文学生态、创作环境优化,以及近来备受关注的“作家合同争议”等商业规则领域的问题,展开讨论。

2019年启用的合同在近期收到了大量的反馈和批评,引发风波。刚刚接任的阅文集团新管理层在恳谈会上直言,这些传言都是误读,新团队不可能在4月27日刚接手,就在28日不了解具体情况下推出新合同或任何新动作。针对过去多年来合同中遗留下来的不合理之处,应该也必须修改,对于作家应有的权力应该明确在条款里。希望结合作家恳谈和调研的意见修改优化,以保障作家的对等权益。

对于最受关注的“著作权”条款,作家普遍指出有不合理和不近人情之处。程武明确表示,事实上,著作权包括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两部分。著作人身权,是作者不可转让、不可剥夺的权利,属于作家独有。阅文绝不会通过任何方式分享或获取这种权利。对于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在内的著作财产权,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者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对等是根本原则。我们也感谢很多作者对我们的信任,愿意把作品授权给我们进行推广和增值。”他进一步提到,“同时,也考虑到作家群体广大,具体到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未来我们会考虑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对授权权限分级,把选择权交给作家。”

关于付费和免费模式,侯晓楠坦言,“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当然,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阅文总编辑杨晨表示,“包括全勤奖、半年奖等由阅文首创并已经运行多年的作家福利,不会取消。同时,我们将联动更多资源和平台,不遗余力拿出更多举措狠打盗版。”

免费与付费之争下,网络文学该何去何从?

无论是最初的吴文辉退场疑云,还是如今的新合同纠纷,都与网络文学的免费与付费模式不无关系。

2003年10月,前身为起点原创文学协会的起点中文网率先开辟了在线收费阅读即电子出版的新模式,这也是吴文辉一直以来坚持的事情,他所开创的付费模式影响着整个网络文学的生态,同时也帮助阅文称为网文界的top。一直到2018年以前,网文阅读市场基本上以付费阅读为主。

但这两年免费产品阅读的快速崛起正在与阅文抢占市场。

随着网络文学成为当下内容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互联网巨头纷纷逐鹿在线阅读市场,但选择了一条与阅文截然不同的道路——免费阅读。

2018年来,免费阅读应用兴起,掌阅、米读、爱奇艺阅读等应用流量增长十分迅速。同时,喜马拉雅、蜻蜓FM等数字阅读平台也为网络文学受众提供了更多场景的使用模式。就连走知识社区路线的知乎也在上线了电子书籍产品,想在线上阅读市场分一杯羹。

恰逢此时阅文集团的付费用户数出现下滑,2019年阅文集团的用户付费率已经降至4.5%,低于2016年上市前的水准。于是外界纷纷质疑阅文集团在免费阅读的趋势中反应太慢,被后来者分走了原有的用户。

免费阅读并不符合吴文辉对网络文学的规划,但对于腾讯来说,免费的在线阅读拥有强大的流量价值。从2019年Q1起阅文也加入了“免费阅读”大军。阅文集团在腾讯的手机QQ和QQ浏览器上分发免费阅读的内容,主要是从付费产品中选择一些流量以及收入较低的作品,与付费作品形成差异化。2019年年初阅文还推出免费小说阅读产品“飞读”。但阅读平台付费模式的改变与作者的收益息息相关。

据悉,目前,阅文与作者的分成模式基本都是“订阅+全勤+勤奋写作+道具分成+月票奖励”,对于多数腰部以下作者,主要收入依赖于付费分成和全勤奖。不少作者担心免费模式下,腰部以下作者失去生活来源。

根据阅文新管理层的最新回应,“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但可以确定的是网络文学的发展已经迈入新阶段。

无论是互联网公司的搅局入场,还是时代的潮水奔涌向前,付费与免费的抉择都成为了面前绕不过去的问题,不仅是阅文,网文作者也需要思考自己在整个产业链中的身份。平台与内容是共生共赢的关系,只有不断提升内容生态,提供一个既有利于保障作者利益、著作权,又促进网络文学行业健康发展的生态,才能不断推动更多好作品的出现。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中亿财经网,输入"资料",限时免费领取炒股、炒外汇、炒期货、炒黄金等资料,定期更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部分内容及图片均来自于网络/注册作者/投稿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邮箱:2907584446@qq.com
最新文章
热门看点
更多
热门专栏
更多
中亿财经网官方公众号
  • 咨询热线 000-000-0000
  • 投稿咨询QQ:2907584446
  • 问题咨询处理QQ:2907584446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鄂B2-201701570
  • 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鄂字第003580号
  • 网文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7)10517-2600号